趣书网

佛子三

9小时前 作者:舒长歌

顾清自身的皮相就很不错,但与玄灵比起来却是差了许多,不免就有些感叹,要是一开始的时候玄灵没有这副皮相,说不准星星这固执的傻孩子就不会傻傻地喜欢上这个除了长得好看以外,几乎全身都是缺点的和尚了。

连话都不会说,只会把人给抓住,还真是……

想了想,顾清问道:“我来问你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否则你就是再稀罕我家星星,我们也……”

“星星是贫僧的。”

“……”

这和尚还挺霸道,顾清翻了个白眼,不想跟玄灵谈论归属问题,而是问道:“你告诉我,当初为什么把星星一个人丢在龙山上,可知她一个姑娘家就那样,连个遮盖的东西都没有躺在那里有多危险?”

想起这个,玄灵反倒委屈了起来:“贫僧没有丢她,是她丢了贫僧。”

顾清抽搐:“你说话的时候把贫僧两个字去掉,你既然要我家星星,就不能再去当和尚,否则我家星星不知会因为你贫僧这两个字而受到多少的委屈。再且,你说清楚了,你确定是我家星星丢了你?”

“星星是贫僧的。”

“……少扯淡,老子问你为什么要把星星丢在那里,她一个人在那里等了你三个时辰都不见你回来,这三个时辰你又去了哪里?别给老子装无辜,你这表情老子用烂了的,你丈母娘都不上当了。”

“贫僧未曾丢她,只是想给她抓只龙鲤回来补身子,回来后她就不见了。”

“你抓了多久?”

“将近一天。贫僧抓了龙鲤回来,却不见了她。在那里等了整整三个月,也不见她回来,贫僧知道她又把贫僧抛弃了。”

“你是缺心眼呢吧?”

“贫僧有心有眼。”

“……”

顾清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这要怎么办?想了想顾清还是帮顾天星解释了一下,道:“星星她醒来看不到你,又原地等了你三个时辰,不见你回来,便以为你把她一个人丢下走了,之后才自己离开的。”

玄灵闻言更委屈了,说道:“贫僧能等她三个月,为什么她才等三个时辰?”

这个问题?顾清抽搐,心底下表示有时候女人就是可以这么任性,要是不服下辈子投胎的时候把眼睛擦亮一些,别再投生做男人。

反正换作是顾清自己,也许也会原地等上三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而依照顾盼儿的脾气,应该会比星星多一些耐心,虽然不会等上三个月,但也会等上三天。自己也不会离开那么长的时间,哪怕是真要离开,半个时辰内也会回来,等到人醒来说一下再离开。

又或者留下只言片语,让人放心一些,而不是一声不吭地离开。

反正在顾清看来,玄灵受的这些委屈是活该,只是委屈了星星罢了。

“既然都是误会,那解释一下就行了,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你偏要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顾清说完顿了一下,眼睛微闪了闪,问道:“既然你是心悦星星的,那么你跟岚儿又是怎么一回事?”

玄灵疑惑:“什么一回事?”

顾清说道:“你与岚儿相处十年,我都以为你与岚儿有情,否则以你的性子,不可能与她相处得如此之久。”

玄灵反倒是一脸无辜:“她要来,贫僧挡不住。”

“……”

顾清这火苗子顿时就蹭蹭冒了起来,怒道:“岚儿的事情且不说,毕竟岚儿这个人有问题。可你也有很大的问题,抛开岚儿不说,难道以后要是有这样的姑娘往你那里倒贴,那你是不是也跟对岚儿似的,照收不误?”

玄灵蹙眉:“可贫僧要怎么办?”

还是贫僧贫僧的,顾清突然就觉得玄灵还是回去当和尚的好,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怎么办我不知道,反正别怪我不提醒你,星星可没有那么大气儿,一旦你跟哪个姑娘走得近,说不准她下一刻就会跑掉,到时候你再想把人给追回来,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到时候我跟你丈母娘也不帮你。”

这是认了玄灵这个女婿了。

在顾清看来,就算是不认那也不行,星星整颗心都在这死和尚的身上。

而听到顾清如此一说,和尚紧紧记住了,日后不能让姑娘靠近自己,至少要隔一丈远,否则星星又会跑路。

事情问完了以后,顾清又与顾盼儿交换了一下,将问出来的事情告知玄灵与顾天星,并且提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与要求。

解释过后,二人虽然心中依旧还有一些隔阂,但好歹也算是差不多解决了。

至于这一层隔阂,则由他们自己去解决了。

当得知造成这一切的都只是误会的时候,再看到玄灵一脸无辜及委屈的样子,顾天星就有些哭笑不得。如果当时玄灵在那里守着不离开,又或者给她盖衣服的时候盖紧一些不让风吹跑。又或者她再多等半个时辰不走,那么一切的误会就不会发生,她也不会与玄灵错过了四年多的时间。

有一件事玄灵并没有跟顾清说,而是跟顾天星说了。

玄灵问顾天星这四年多去了哪里,并且很是委屈地告诉顾天星,他在冰雪之原找了她整整三年的时间,却只找到了她以前的落脚处。

顾天星觉得自己爱上的是一个傻和尚,傻得很是可爱。

之后的隔阂则在二人和好的三天后,被和尚的一次冲动犯戒打破,变得平淡而恩爱。

一直观察着的顾盼儿不免感叹,说道:“本来我怎么看都觉得这俩孩子不像是一对,可现在看起来,感情这玩意真的不太好说。有时候你看不好的两个人偏偏就凑到了一块去,看到的两个人却怎么也凑不到一块儿去。”

顾清就点头:“就像你我。”

顾盼儿斜了顾清一眼,说道:“听星星说你很委屈,整天就跟个小媳妇似的,老被我欺负,你觉得咱们俩这样好?”

顾清理所当然道:“谁说不好?咱们俩性格互补,我天真烂漫,温柔善良,你阴险狡诈,暴躁凶悍,凑到一块正好中和了。”

顾盼儿:“我的手好痒。”

顾清赶紧伸手将之抓了起来,一脸紧张地问道:“哪里痒?我帮你挠挠。”

顾盼儿道:“你脸皮现在挺厚的,让我蹭一下。”

顾清果断将脸伸了过来,一副任你蹭的样子。顾盼儿看得眼角直抽抽,将手抽了回来,又将顾清的脸推开。

这家伙脸皮是越来越厚了,也不知道怎么练成的。

顾清却顺势将顾盼儿给搂到怀里,这是自打他长了高个子的优势,这一点无论如何顾盼儿都比不上他,是顾清最为得意的一点,用脑袋在顾盼儿的头发上蹭了蹭,直到蹭乱了,这才说道:“你觉得星星跟玄灵一块,能幸福么?玄灵连话都不会说,跟他说话能急死个人。”

顾盼儿说道:“星星打小就知道玄灵是个什么样的人,却还是喜欢上了,这点缺点她应该是能包容。说不准人家一个表情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根本就不用说话来表示。”

顾清闻言将顾盼儿轻轻推离,在顾盼儿眼前做了个表情,做完了问顾盼儿:“那你看我刚才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顾盼儿说道:“便秘了。”

顾清:“……”

顾清一脸无语的样子,顾盼儿却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果如顾天星所说的那样,顾清心底下有结,总是想着法子来逗她开心,哪怕不是他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会时不时去做,就如他刚刚的逗乐。

这种事情向来就不是他顾清会做的,反而是她顾盼儿会做的,反过来了。

或许自己应该把那三年的经历再说一下?说得详细一点?从哪里说起呢……要不然就从自己知道自己怀上了的时候说起吧,那样说不定会比较好一点,毕竟那时的她对他的确有那么一点意见。

顾清见顾盼儿叹气,未免就有些无措,问:“你怎么了?为什么叹气?”

起先顾盼儿并没有说话,而是将顾清的手扒拉开,躺进顾清的怀里面,沉默了良久之后才缓缓地说了起来。从发现自己怀孕与顾清分房而睡说起,到她看到顾清与楚凝出双出对,到她为了不影响他考试一直奉陪,到她忍受不住再加上老怪物的威胁独自一人回村,到自以为是地挺着大肚子去帮三眼毒兽……

将那三年多里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都一一说了出来,并且说得很清清楚楚。

完了之后,顾盼儿又说起自己身体的事情,说原本是无法生育,哪怕是养好了也一直不来葵水,因此能怀上仨孩子是一个奇迹。这种奇迹有一已经很不错,而且她也觉得三个孩子足够了,再多几个孩子可就得鸡飞狗跳了。

然并卵,顾盼儿说得口都干了,顾清最后来了一句:“都是我的错,要不然你也不会吃那么多苦头了。”

人艰不拆,顾盼儿觉得自己尽力了,这货要这么想就这么想吧。

却又听顾清说:“我发誓以后不管你还喜不喜欢我,又或者是移情别恋了,我都得缠着你,一直缠到死为止。像凝雪公主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出现。反正我就那么一个没出息没用的人,这辈子要是不缠着你,我也没办法活了,你既然招惹到我了,你就得对我负责,敢逃我就死给你看。”

“……咱能不能不要娘个娘们似的不讲道理?”

“反正我就是个娘娘腔,你看着办吧。”

“谁说你娘娘腔的?我揍他去!”

“你啊。”

“咳咳,今天天气真好,咱们去狩猎去,然后顺便考虑一下这俩的亲事,是要大办,还是就这样低调一点,请自家人喝个酒走个形式就。”

“行,听你的。”

……

很快玄灵与顾天星要成亲的消息就传了出来,并且有关于大宝二宝三宝是二人已经育有的孩子的事情也一并传出。不过这些消息都只有内部人才知道,外人暂时还不知道。

顾盼儿与顾清商量的结果是,这二人的亲事还是要低调一些比较好,毕竟玄灵是那个身份,只要把形式给走了就行了。

对此顾天星表示没有意见,而玄灵不过是一脸茫然,显然不太懂这事。

楚子轩见玄灵这么一个跟死鱼般的和尚都抱得美人归,并且还生了三个孩子,未免有些心痒,就一天到晚缠着顾天月说什么要成亲。

可在顾天月的眼里,没有什么比修炼重要,自然不去搭理楚子轩。楚子轩没了办法就去找顾盼儿,希望顾盼儿能给出个主意,要么去说服顾天月嫁给他,还说一个女人修炼再好,那也不能光想着修炼,也得有个家云云。

顾盼儿听后笑问:“你让老娘帮你追天月?”

楚子轩下意识点头,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并且一脸的期待。

顾盼儿转而冷笑:“你脑子没进水呢吧?我家闺女我恨不得把她给捂得紧紧的,就算是要成亲也要找个上门女婿,你以为你算哪根葱?我不阻止你,那是看月月她不讨厌你,要是月月她讨厌你,我非得把你撵回平南去不可。堂堂一平南之王,啥正事不干,往老娘这里一待泡老娘闺女,你有出息吗你?”

“……”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就是没多大出息。反正老娘的闺女就在那里,你有本事你就娶回去,没本事就麻溜地滚回平南去,少在老娘这里碍眼睛。”

“……”

“要我说我闺女资质那么好,就该找一个好的,至少要跟她差不多的才行。放眼前一百年可能没有,可放眼后一百年可就说不好了,说不准就能够找到一个特别好的,跟我闺女特别合适的。要不然澹台家那几个小子,也长得人模人样了,比起你来也不见得差,选他们……”

“不不不,不能选他们,月月是本王哒!”

“你算哪根葱?”

“……”

楚子轩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也发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竟然在‘大姐姐’面前说要‘大姐姐’帮忙。就‘大姐姐’这脾气,不削他一顿都算轻的了,楚子轩果断低头,装儿子装孙子,让‘大姐姐’看顺眼就行了。

往后这‘大姐姐’可是要变成丈母娘的,万万不能得罪了。

“我去找月月。”说完撒腿就跑,一刻也不敢停留,一副被鬼追了的样子。

其实顾盼儿还真的有些看不惯这个大龄女婿,别的本事没有,缠人的本事倒是挺厉害。不过就月月那只顾着修炼,别的都放不进眼睛的性子,顾盼儿也是担心月月会变成武痴什么的,也就由得楚子轩去缠月月。

估计也就楚子轩有这个耐心了,要换成是别人,整天挨打还得不到回应,估计早就放弃了。

因此顾盼儿尽管不悦,还是随楚子轩去了。

顾清也不太喜欢楚子轩,对顾盼儿说道:“这小子好是好,就是平南太远了些,要是月月她真嫁到了平南,咱们不知得多久才能见她一面。”

顾盼儿就说道:“到时候陪嫁的时候陪多几头大鹰,月月不高兴了就骑鹰飞回来。这里离平南虽然,鹰飞的话也就半天的时间。再且月月说不准很快就能超越楚子轩,到时候月月不高兴了,谁欺负谁还不知道呢。”

话虽如此说,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可顾清就是有些舍不得,总觉得这时间过得太快,转眼间儿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不免就在顾盼儿面前感叹了一番,不曾想顾盼儿却很看得开,并没有多少感叹。

用顾盼儿的话来说,那就是连外孙都有了,这种事情迟早都会来。

“我看楚子轩受了打击回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把月月给缠答应了,咱们把闺女送嫁了,就到处逛逛吧。天天待在宗门这里也没意思,还不如到处走走,多看看大楚皇朝的风土人情。连司淮山那样的,都带着媳妇四处逛了个遍,你就不打算带我去逛一下?”顾盼儿说道。

顾清听着心中一动,欣然点头:“自然的,只要你想去,不管是哪里,我都带你一起去。”

“那咱们去黑色森林,那地方我瞅着很好奇,还想进去看看。”

“婆娘啊,那些危险的地方咱们就别去了吧!咱们还那么年轻,没必要这么想不开,多逛逛,多吃吃喝喝,把这一辈子都活够了。你要还想去,我就陪你去,你看怎么样?”

“我看行。”

……

玄灵与顾天星要成亲的事情虽然只在亲朋里面传开,亲朋也很小心没有传出去,可事情还是被文诗岚给无意打听到,一时间变得无比暴躁,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癫狂,就连黑蛇也不敢靠近她,躲在角落那里看着。

文诗岚将房间内能砸的东西都砸了,面容狰狞扭曲,眼神看起来极为阴毒。

最近文诗岚的脾气越来越大,就连文诗岚自己也感觉得出来,这是双修后的后遗症,文诗岚就算是知道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与玄灵双修之事迫在眉睫,文诗岚本就急不可耐,再听到玄灵要与顾天星成亲,哪里还能淡定得下来。

明明就是囊肿之物,偏生顾天星回来了。

文诗岚恨自己找到灵髓太迟,否则早些给玄灵下到茶里,玄灵就会早些突破。又或者顾天星回来晚些日子,那么自己也能够得到玄灵。文诗岚暗恨,其实她要的也不算多,只要玄灵的第一次属于她,那么就算往后没有玄灵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偏生玄灵的第一次给了顾天星这个贱人,文诗岚越想就越是暴躁。

无论如何文诗岚都咽不下这口气,再加上双修之事迫在眉睫,文诗岚决定对玄灵动手,将黑蛇招了过来,低声在黑蛇的脑袋那里说了些什么。

黑蛇点了点头,从文诗岚的房间游了出去。

房间里一片凌乱,文诗岚看得直皱眉,拂袖走了出去,让男人来收拾。

山脉中的蛇突然变得活跃了起来,这引起了宗门的注意,顾天昊思考了一番,前去把正使着劲想辙想要把月月追到手的楚子轩给拽了出来,与之商量事情,考虑是不是要把计划提前。

楚子轩满心都是顾天月的事情,哪里有心思去管这件事情,便道:“这种事情你还找我,好歹你也是天下第一宗门的掌门人,有点主见行不你?我还有正事呢,别烦我。”

顾天昊哪里不知楚子轩那点心思,因此就算是心里面有了打算,也非得把楚子轩给拽住。在顾天昊看来,玄灵也就罢了,就算是个和尚,那也跟个上门的没有什么区别,好歹星星以后就生活在他的眼皮底下。

可楚子轩这个混蛋就不一样了,顾天昊敢保证,要是楚子轩把顾天月追到手,肯定就会回平南去,并且百八十年都不见得肯从平南出来。

如此只要有点事,哪怕是鸡毛蒜皮点事,顾天昊也要找楚子轩聊聊。

“你若不帮我,我就去告诉月月,说你这平南王没出息,你自己看着办吧。”顾天昊一脸嘚瑟,不怕楚子轩不上当。

楚子轩果然抽搐了起来,暗骂顾天昊太不人道,不够兄弟。

日后跟月月成了亲,一定要在月月耳边多说说顾天昊的坏话,让月月离顾天昊远一点,省得被顾天昊给带坏了。

“行,那咱俩就商量一下,文诗岚这个事情也耽搁的太久了,的确该解决了。要我说你就该早些下手,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修为又不怎么样,没必要那么防着她。她就算能控制蛇又能怎么样,就不信死了以后蛇还能听她的。”楚子轩对这件事,向来持有不同的看法,觉得这些人太过小心了。

顾天昊却道:“就你这样的,我能放心把月月给你?说不准哪天就被你给害了,你还不知道呢。”

楚子轩赶紧改了口,说道:“万事小心一点也好,谁知道文诗岚会有什么本事呢。”

顾天昊翻了个白眼,对这个人的厚脸皮也真心无语,想了想才透露了一点出来,说:“我们之所以如此小心,那是怀疑文诗岚她不是文诗岚,很有可能有别的身份,而这个身份很可能会出人意料。”

说着顾天昊又将当初顾盼儿一行人在龙山遭遇的那一行怪人之事说了出来,让楚子轩自己去思考。

楚子轩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不免有些惊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