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99.安王番外

12分钟前 作者:歌疏

建元五年春,京中传来喜讯,皇后诞下龙凤胎,普天同庆。

罗钊接到消息,连续喝了三壶凉茶压惊,是夜便收拾行囊准备回京,他这还没骑上马,那边关外就传来军情——赵隋的兵出动了。

罗钊又换上铠甲,亲自走上城楼。赵隋也不真打,就每日派遣军队来佯攻,攻几下又迅速撤退。

守城将领说,赵隋只有三万兵马,而这涵峪关有十万驻军,他不敢真攻。

罗钊可不这样认为,“他这是布的疑兵之计,目的便是要我们放松警惕。三万精锐对十万怠兵,你说有没有胜算?”

实则是安王的招数向来诡异,并不能按常理推测。谁都知道他三万兵马不可能攻回中原,谁都觉得他不会真攻,但偏偏就是这种谁都认同的观点会在他那里被推翻,就如去年谁都不认为他会当着先帝陵寝“谋逆”一样。

可惜的是,罗钊并不是这里的守关将领,他代表的是皇权,这些守城官兵也并没有将他这个虎威大将军太放在眼里,然而,赵隋佯攻了一个月之后,在所有守城官兵看见他们连眼皮都懒得抬的时候,战事却真的拉开了。这杀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若不是罗钊带领一队先锋出城迎战,这涵峪关怕是第一轮攻城就难保。

从那后,守城官兵才对罗钊刮目相看,而后对城池的守卫也愈发深严。就这样打打退退,赵隋硬用三万兵马耗得涵峪关将士身心疲惫。

守城将领也曾率兵出城,试图给赵隋点颜色看看,却被赵隋轻而易举地给包围,再逃回来,少了一半的兵力。

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事直耗了一年,罗钊怕赵隋死灰复燃又空守了半载,待真的回到京城已经是建元六年的盛夏。

他买了一堆的小玩意以及话本子去映露园探望在此避暑的苏陌和皇子公主,行至阳春池畔,远远看见一群仆俾围着一宫装女子。他没看到她的正脸,但却看清楚了她的小身板,只是,如今这小身板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婀娜有致,如墨长发倾泻在身后,硬生生在那把素腰处留下令人遐想的一弯空档。

罗钊正看得失神,一只爪子一把握住了那纤腰,刚好握个满实,长发在他手背上荡漾了一下,罗钊只觉得心痒痒。

再看,那人却是景帝赵毅。

赵毅扶着苏陌刚走了两步,就听得身后嘹亮的哭声响起,那两只小的,一屁股坐在苏陌的裙裾上,不依不饶死拽着不放。

赵毅龙眉微蹙,“你们母后已经陪了你们两个时辰了,你们还想如何?”

两只小的眨巴着泪眼看着这个毫无怜惜之心的父亲,胆小的那只可怜巴巴地往自己姐姐身上蹭了蹭。

胆大的姐姐,睁着和赵毅有几分相似的眉眼,终于在父亲的淫威下期期艾艾地撒了手,还紧紧握住了自己弟弟的手,一副被父母遗弃的凄楚模样,当真可怜得紧。

苏陌心肝儿颤悠了一下,“莫非你儿时也是这般?”真是太能装可怜博同情了。

赵毅看也不看两只小的,揽着苏陌便走。

不远处,年近三周岁的苏辰老气横秋地对自己的父亲道:“皇帝姑父又在欺负弟弟妹妹了。”

苏誉走过去,一把将坐在地上的小皇子抱起,看着那双与苏陌有几分相似的眉眼,满心疼惜。小东西眼里还噙着泪水看着这个舅舅,往他怀里蹭了蹭,一副可怜样儿,倒是跟儿时的苏陌有七分相似。

苏辰去抱妹妹,但他力气太小,根本挪不动,只好拍拍手道:“你自己爬起来。”

小公主坐在地上,哪里有半点泪痕,只是看看这位大表哥,又看看只顾疼爱弟弟的舅舅,小屁股在地上磨了磨,甚觉委屈。罗钊终于没忍住手痒,将耐在地上不动的小公主抱了起来,可当看到那双跟赵毅有几分相似的眉眼,装出一副可怜样儿往他身上蹭时,他身上的寒毛齐刷刷地竖了起来。

苏誉非常同情地看了罗钊一眼,淡然道:“习惯就好。”

罗钊则看着他怀里那个酷似苏陌的小皇子,淡然道:“要不,我们换换?”

苏誉皮笑肉不笑,“罗兄说笑了,孩子嘛,都一样。走,冀儿,我们去找你母后。”苏誉说罢迅速离开。

那厢小公主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鄙视,愈发可怜地看着罗钊,深怕这个叔叔把自己给丢了。罗钊心头颤栗了。为啥他觉得,这个小东西这么像他曾经听说过的湘南王府那个被万人嫌弃的小世子?

话分两头,你道赵隋怎么突然就不折腾了,这也是有缘由的。

那一年,他就跟罗钊交过一次手,这厮守关,他自然是没有胜算的,尤其在敌我兵力悬殊的情况下。

但要他就这样心甘情愿地放弃反攻,他骄傲的内心还是无法平静的,所以想法设法耗得涵峪关将士身心疲惫。有一次,他领兵去涵峪关玩,正好碰到漠措带着心腹狩猎,漠措很是不可思议地问他,“这样有意思吗?”就你这样,打也打不过,暴君就伸根手指陪你玩都能玩死你。

当然,漠措没心思管赵隋跟赵毅要怎么纠缠,他郁闷的是,很多部族要经过图崁赤沙漠,而西风城是最合适的休息水源地,赵隋这样瞎折腾,严重阻碍了赫拉草原与西面汗国及部族的正常往来。

漠措的话赵隋怎么会听,他之所以会消停下来,那是后来一次在沙漠中掉落陷阱,被英雌救美了。

这个英雌还真是有点亮瞎他的桃花眼,当时烈日当头,万里赤金,全落在那个白衣女子身上。

偏偏这女子跟苏陌还有八.九分相似,就是那气味完全是他无法接受的。被救起的赵隋捏着鼻子看了她足有一刻钟,差点被对方的气味熏晕。

“这坑是你挖的?”赵隋第一次落入被人的陷阱,自然有些不爽。

那英雌却淡定无比,反而起身,弹弹身上尘土,“我一介弱质女流,如何干得了这等粗活?”

呵,还想狡辩?

“这坑是我请漠措王子挖的。”

赵隋一下被噎住了。再一看这位英雌的装扮,完全没有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的狼狈,反而像是草原上盛开的一朵小野花,娇艳得很,除了那花香有点怪异外,莫非……

赵隋的笑容一下变得诡异起来,长成这样,又打扮成这样,那意图还不明显吗?

英雌上前一礼,“靳秋见过安王殿下。”这一礼,中规中矩,丝毫没有对待罪臣的姿态。

“皇上说,安王殿下喜欢鲜嫩的装扮。”一句话将老底抖得干干净净,这话也说得云淡风轻,可谁都没听到那两排贝齿轻微的摩擦声。

赵隋打了个激灵,一股热血慢慢地沸腾起来,但脸上却非常淡静。

“哦……他还说了什么?”

“皇上还说,如果我能收复安王殿下,便让我入仕。”这当然是赵毅的官样文章,忽悠年少无知的少女还行,靳秋非常清楚,她这是被景帝给发配边疆来给安王塞牙缝了。她不就是想入朝为官吗?好吧,她承认,她是不该对那个九五之尊有非分之想,不该谈论正事的时候一下子看那张脸看得入了神,被他察觉,否则,今日也落不到这下场。

“呵,你胆子够大,不怕我立刻斩了你?”

靳秋一脸坦然,“安王殿下这样能折腾,不就是想引起皇上的注意吗?如今,殿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若殿下怕靳秋真的收复了你,大可以现在就斩了我。”

赵隋当然不会那么没风度斩人,能让赵毅派来跟他过招的人,大概,还玩个几局也未可知。靳秋就这样被留了下来,只不过,她住的是马鹏,穿的是麻衣,自然吃喝都得自己去赚取。赵隋就想看看这样一个柔弱女子到底能在西风城熬多久。想对他赵隋用美人计,呵呵,以为长得像就行了吗?这也太小看他了!

可他大大低估了靳秋的生存能力,这个小妮子没用一个月就在西风城开起了药卢,为城里为数不多的百姓看病,她甚至还会齐沃格语言,很快跟这里的土著居民建立起了联系,偶尔还会到西风城外为那里的百姓诊病,小日子过得好不充实。

一直没被人“收复”的赵隋磨着磨着皮就痒了,好几次策马经过她的药卢,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将这个“奸细”的药卢给拆掉时,靳秋终于亲自来见他了。人未到,他已经嗅到那股令人不渝的气味。

赵隋让她停在十丈开外,不得靠近。这对一个姑娘家来说,绝对是一种侮辱,可靳秋十分淡定地看着他身边莺歌燕舞,只是在十丈开外用她特有的细小声音禀报后,便离去。

赵隋狐疑地看着离开的人,以为她自取其辱终于知难而退了,结果,不几日手下传来话说,那位靳姑娘带着一群兄弟种沙柳,这几日已经种了不少。

赵隋拍断一张案几,“谁叫你们听她差遣的?”

那手下道:“是王爷您的命令啊?”

赵隋傻了眼,还是一个心腹好心提醒他道:“五日前,靳姑娘来请示过殿下,殿下当时在欣赏歌舞。”

“本王什么都没听到!”

心腹又道:“靳姑娘说,如果王爷不说话就当默认了,她便领命去了……”

赵隋知道自己被人阴了,气冲冲地冲到药卢,很不凑巧地看了一次美人出浴。只是刚出浴的美人不但身上没有那股奇怪的气味,连长相都变了。

靳秋将衣服一盒,敛起被吓到的惊惶,又是一副气定神闲模样看向赵隋,“安王殿下进来应该先敲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