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第六章 和先天斗法?

2个月前 作者:寂寞读南华

本来严肃的讲堂乱成一团,高柔竟然有一种瞬间的慌乱。

早就听说103号宿舍楼的低级弟子都是人渣,都是刁民,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所言不虚。

这帮家伙平常修炼不见用心,可一遇到八卦起哄的事儿,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唯恐天下不乱,这样下去,高柔甚至怀疑自己将来还会不会有师尊的尊严。

如果按照她的脾气,她恨不得祭出飞剑,将自己面前这几百号人全部一一给斩杀算了。

留这帮渣滓在学院,就是浪费学院的资源,将来这帮人流落出去,更不知要祸害多少修仙界的资源。

朱鱼神色一直很平静,他心中不见得意,只有冷笑。

对出现这样的场面,他一点都不奇怪。

103号楼宿舍的低级弟子,大部分都不成形,都是稀泥糊不上壁,这一点也许没错。

但是弱者群体,却拥有弱者群体自卑者的团结。朱鱼平常臭名昭著,人缘不好,被人瞧不起,被人取笑。

可是朱鱼也是黑袍的103号楼宿舍的人,高柔仗着自己修为高,一言就要把朱鱼逐出学院,这势必激起所有103号楼**丝的兔死狐悲的心态。

修仙界实力为尊,强者为尊。

处于弱势地位的修士没有地位,没有尊严,平常103号楼在全院就是别人讥讽嘲笑的对象。

被人鄙视惯了,个个也就没皮没脸了,但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总归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尊严,哪怕是藏得很深,哪怕是不敢表露,但是必然存在。

被千人骑,万人跨的妓女还有尊严呢!

高柔高高在上,先天修士,轻飘飘一句话,就直接灭掉一名低级修士,这是激起了**丝们骨子里面的公愤。

人家修为高,正面根本就没发抗,所以只能暗中起哄,搅局,嬉皮笑脸,搞乱局面,浑水摸鱼,**丝和弱者不都是这样抗争生活的吗?

“都安静!全部安静!禁止喧哗!”高柔再一次提高嗓门。

先天修士,谁不是心智坚定之人?高柔略微调整了一下,再一次卷土重来。

她这一次再不掩饰自己的杀机,她冷冷的盯着朱鱼,道:“朱鱼,你和侯德才斗法,我刚刚亲眼所见,你还敢狡辩,你当学院禁令是虚设的吗?还有,你公然挑衅师尊的威严,干扰师尊讲堂秩序,你还有什么狡辩的?”

朱鱼依旧镇定,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道:“高师尊,我和侯德才刚才是有法力对峙,但是我们只是在研究‘桃木符剑’的几处比较精深的操控法门,他刚才向我请教,我便和其对几招,共同参详研究。

学院禁令禁制弟子在讲堂斗法,却并不禁止弟子在讲堂参详印证法术。

另外,在下是一名低级黑袍弟子,从不敢挑衅师尊威严,更不敢干扰讲堂秩序。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学院干预挑衅师尊威严的,只有精英弟子,我们还远远不够格!”

“嘿嘿,哈哈……”

很自然,又有人起哄大笑,还有人大声叫好。

侯德才本来像死狗一样瘫软在位置上,一听朱鱼这么说,他立刻道:“师尊,朱师兄所言句句属实,朱师兄‘桃木符剑’运用出神入化,我们都很羡慕,常常向他请教。

朱师兄其人待人宽厚,虚……怀若谷,我们都很敬佩他,怎么可能敢跟他动刀剑?

这……这都是我们印证招式……”

“哈哈,好,好!”人群再一次起哄喝彩,个个兴高采烈。

朱鱼待人宽厚,虚怀若谷,大家都敬佩他,还有比这更好笑的冷笑话吗?

也就侯德才这家伙能说出这么经典的话来,大家还不喝彩叫好?

“刁民,刁民,真都是刁民!”高柔脸都气青了,她金枝玉叶,一向都颐指气使习惯了,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何曾遭遇过这种让她尴尬下不了台的场面?

她此时此刻,恨不得一剑劈死这个可恶的朱鱼。

看这家伙,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样子,她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印证‘桃木符剑’的操控法门,这很好!既然如此,我们这一讲就讲‘桃木符剑’灵符的运用!”高柔道。

她手上法诀轻捻,一柄数寸长短的‘桃木符剑’就握在了手上,这柄剑所有的低级弟子都认识,不就是学院标配的低级弟子的法器吗?

她眼睛再一次看向朱鱼,喝道:“朱鱼,你上前来,我们也来给大家演示几招符剑的操控法门!”

朱鱼脸色一变,和先天修士斗法?

整个讲堂也瞬间炸开了锅,一名低级修士,怎么可能和一名先天修士斗法?

先天修士随便一道神识,就可以将低级修士灭成灰飞,这样的斗法岂不就是赤裸裸的以大欺小?

朱鱼当然不会动,他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和先天修士斗法,哪怕是对方只用一柄“桃木符剑”,那也是找死。

朱鱼深知生命来之不易,可不会因一时冲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怎么了?不敢吗?你号称符剑操控精深,师尊让您喂招演示你都不敢?”高柔咄咄逼人。

朱鱼却依旧不死不活的道:“师尊说得对,我不敢和师尊喂招,我怕死!”

“哈哈,嘻嘻!”人群又有人起哄大笑,还有人拍手称快。

修仙者仙风道骨,都是体面人,谁都在意面子,能坦然说怕死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就只有朱鱼了。

这是典型103号宿舍楼的风格,高级修士修为高,法宝众多,保命法门无数,自然可以装逼硬气。

可低级修士穷的叮当响,一样保命的法门都没有,法器也基本是残次品渣渣,装逼硬气常常后果就是生死道消,谁他娘的不是亲娘养的,不怕死?

高柔彻底无语了。

任她是修为高绝的仙子,可以遇到了一油盐不进的无赖,她能有什么办法?

高柔对这个朱鱼简直是鄙视到了极点,幸亏这家伙不是南海四大家朱家的子弟,要不然凭朱鱼这一句“我怕死”就丢了整个南海四大家族的脸。

人不能无赖到这种地步!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胆敢违背师尊的命令?你忘记了学院的禁令了?”

朱鱼越无赖,越不堪,高柔就越不会放过他。

就这样一个渣滓,竟然还四处造谣称和自己有婚约在身,败坏自己的名节,如果出了学院,自己抬手一剑就将其斩杀了。

现在是在南海修仙学院,她不能违规禁令,但是也绝不能放过此人。

今天必须要解决此人!

朱鱼嘴角微微一翘,道:“高师尊修为高绝,先天修士,霸气侧漏,一道神识,一道剑气,我等就生死道消。学院有禁令,要求弟子需遵从师尊令,但是其中并不包括师尊让弟子送死这一条!

关于这一点,我愿意去邢座亲自跟刑座长老说明,或者你我一同去论理!”

高柔眼神之中光芒闪烁,死死的盯着朱鱼。

她已然明白,这小子机警得很,洞悉了自己的用心,肯定不会上自己的当,自己一味用强也不起作用。

她念头转动,神色一缓,道:“笑话,我虽然是先天修士,但是和你动手怎么可能会动用神识和剑气?再说了,我作为师尊,会首先违背禁令吗?你是后天三重修为,我也限制修为。

今天我们是研究基础的符剑的操控,并不涉及高深的控件法门!”

她说到此处,面色一正,道:“我辈修仙者,需有胆识气度,逆天修行,怎么能够未战先怯?”

她说完,左手一招。

朱鱼便感觉浑身一轻,接着便是腾云驾雾一般离开座位,直飞到前面的讲坛位置。

再次落地,朱鱼和高柔已经面对面了。

朱鱼脸色大变,正要说话,高柔却并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大声喝道:“现在开始了,符剑操控,所有的弟子看仔细!”

她右手一抬,手心中符光一闪,桃木符剑便化作一道绿光直射朱鱼。

朱鱼立刻错步,右手一台,闪过一道符光,手心中的桃木符剑也化作一道蓝光飞射而出。

双方出手都很快,两柄符剑迅速的斗成一团。

南海修仙学院的制式符剑,一共有三组符文。

最简单的是单一符,一共有简单的四式操控。

然后是双符,一共有八式操控手法。

最繁杂的是三组符,一共有十六式操控手法。

总共合起来,一共是三十二式操控手法。

能够使全这三十二式的修士基本没有,因为符剑本身就是鸡肋的玩意儿。

是低级修士没有悟式,没有神识无法掌握高深御剑法门,而变通以符御剑的一个旁道法门。

符剑永远也修炼不了真正的高深剑道,因为符剑不能和修士心意相通,高深的剑道,都追求人剑合一,甚至是领悟大道。

符剑就是控符,怎么可能做到人剑合一?

关闭